永恒的明燈——寫在《共產黨宣言》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

發布日期:2020/7/6 9:58:48 瀏覽:

思想走在行動之前,就像閃電出現在雷鳴以前。

  1848年2月,《共產黨宣言》正式發表。馬克思主義橫空出世,成為一道劃破暗夜的閃電。

  1920年的中國風雨如晦,但也孕育勃勃生機。這年8月,由陳望道翻譯的首個中文全譯本《共產黨宣言》在上海出版。馬克思主義的光輝思想、科學社會主義的標志性著作就此在中國傳播開來。這本薄薄的小冊子,為中國共產黨的誕生、為中國革命的勝利,起到了重要的鑄魂、引航作用。

  從1920到2020,百年歷史并非都是宏大敘事,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的生命也與《共產黨宣言》緊密聯接。他們中,有人舍生忘死保護宣言;有人不斷創新講述宣言的方式;還有人風華正茂,在國家最需要的地方開啟為真理而奮斗的壯美人生……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1)永恒的明燈——寫在《共產黨宣言》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

  這是6月23日在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拍攝的1920年8月(左)和9月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戰火中,一對父子守護“革命書刊”

  上海市興業路76號,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展廳內陳列著1920年8月和9月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其中,9月再版本宣言的左上角蓋有一枚長方形印章,“張靜泉(人亞)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書報”的字跡仍可辨認。這背后,是早期共產黨人對信仰的忠誠與守護。

  張人亞,字靜泉,1898年生人,15歲成為上海老鳳祥銀樓的一名金銀首飾制作工人。他曾領導上海金銀業工人大罷工,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之一。

  因工作關系,張人亞有機會接觸《共產黨宣言》等一批馬列主義著作、文件和刊物,這些文獻成了他的精神指南。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2)永恒的明燈——寫在《共產黨宣言》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

  6月23日,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藏品保管部的工作人員展示張人亞和他的親屬保護的《共產黨宣言》中文全譯本。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中國革命形勢急轉直下。危急關頭,張人亞首先想到的是黨的文件和馬克思主義書刊的安危。這年年底,許久沒回鄉的他,匆匆推開寧波霞浦的家門。

  父親張爵謙沒想到,兒子帶回的是妥善保管一批文件和書刊的秘密任務。東西放下后,張人亞悄悄返回上海。

  幾番忖度,張爵謙編了個“不肖兒在外亡故”的故事,為張人亞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并將文件秘藏進空棺。這個秘密,張爵謙此后20多年從未提起。

  新中國成立后,年事已高的張爵謙仍然等不到兒子的消息,便將衣冠冢內文件取出,囑托三子張靜茂將其上交黨組織。這批由張家父子保護下來的珍貴文獻,其中多件被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據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機關報《紅色中華》記載,張人亞于1932年病故。悼詞寫道:“人亞同志對于革命工作是堅決努力,刻苦耐勞的,在共產黨內始終是站在黨的正確路線之下,與一切不正確思想做堅決斗爭……”

(新華全媒頭條·圖文互動)(3)永恒的明燈——寫在《共產黨宣言》中文首譯本出版100周年之際

  6月23日拍攝的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藏品保管部。新華社記者 劉穎 攝

  “這是保護黨內重要文獻的壯舉?!敝泄惨淮髸芳o念館藏品保管部副主任王長流感慨,張人亞和他的親屬都有著“使命重于生命”的擔當,這樣的赤子之心,使人感受到信仰的力量。

  近年,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與上海評彈團合作,把張人亞的故事改編成中篇評彈搬上了舞臺,戲的名字就叫《初心》。


幸运快三导师计划反着买